“灾难面前,我们也会失望、压抑、无奈;我们虽然被称为战‘疫’战士,但心底里也会害怕、彷徨,害怕自己被感染,害怕家人受到伤害,害怕病人不给我们时间和机会……”

生命那么宝贵,不做的话,这条命不又没了?

战“疫”来临之前的夜晚,驾驶在空无一人的临江街道上,路灯昏黄,气氛很凝重,虽然习惯这种气氛也有很长时间了,但是接到电话,沉甸甸的心情又加了一份凝重。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不知如何面对遭遇厄运的患者和家庭,心情复杂。

穿戴好一切,虽然步履是沉重的,但仿佛也是有力的;虽然戴着护目镜的视野是模糊的,但仿佛眼前也有希望;虽然戴着N95的口罩的呼吸是感到急促和窒息,但仿佛也是感觉就像在深海潜水,也许马上就能升到水面深深吸一口畅快的氧气。

下午2点,2楼更衣室,我突然听到有人在大声呼救,原来有个护士在ICU值班时昏倒。

快速检查后,我和同事们一起快速将患者推进了ICU。婆婆流着泪反复地说:“你们一定要救救他啊!”我看了她一眼,心里在默念,再给我一点时间吧,让我能做一些我能做的!

普济楼二楼的走廊,一大早便开始有医务人员陆续更换防护服。我默默穿上防护服,平时不苟言笑的护士长,马上细心地递给我做好防雾处理的护目镜,有人帮我用透明胶带将手套固定在防护服的袖口之上,还要嘱咐我一定要小心。

病人有糖尿病,血管条件非常不好,输液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,下一步是要快速建立深静脉通道,这也许在平时,并不是一个问题。但现在一切都变得很难,弯腰90度,基本和病人脸贴脸,双手戴3层手套,病人的动脉隐约在我的食指下搏动,时有时无,护目镜虽然做了防雾处理,但是过了几个小时早已模糊一片,防护服下层叠的衣服早已被汗湿了几层,帽子里的汗早已顺着鼻子流进口罩里。

上午9点,接到电话,120救护车又转运来一名昏迷患者,这是一个肥胖的男性老年人,职业的敏感让我感觉他可能有糖尿病或者高血压,让我惊讶的是陪同前来的老伴,没有进行隔离。

我们10楼作为接受危重患者的病区,许多医生和护士来自整形科,麻醉科,儿科,耳鼻喉科,他们也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和忐忑。但与此同时,大家都表现出惊人的协作能力和战斗力,每个人只要知道自己的任务,就会义无反顾。

【后记】等到阴霾尽扫的那一天,我们一家人都会在一起!

院领导进行了简短的工作协调会,随后,大家各自回到科室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。忙到晚上11点钟,看到护士在科室生活区贴上了封条,我的心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再给我一点时间吧,让我能做一些我能做的!

一切只能凭感觉!等我接好了输液,加快输液速度,加上了血管活性药物,病人的血压终于有了起色。我心底突然很感激他,能给我这么多时间,让我能做完这一切。

“我把所有岗位的医生全都换下来,换成谁?换成科室里所有的共产党员。共产党员在宣誓的时候不是说吗,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迎着困难上。我说现在开始,把所有的人都换下来,共产党员上,再给我做出自己的样子来。”

下午2点,又有一批患者同时进入病房。这时,有个女孩冲我焦急地喊:“医生,我很闷,我想吸氧”,我快速跑到护士站给她拿了氧表,湿化瓶和鼻导管,协助她吸氧,她吸了好一会儿,才缓过来平稳些。我正想问问她情况,这时有人在喊我,隔壁病房收了几个年龄特别大的患者,我把暂时稳定的这边交给一位医生,快速到了隔壁房间……

防护服已褪去,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,瘦小的身躯躺在更衣室的床上。我忙问她,上去之前吃东西了没,她无力地说,只吃了一点,我敏感地意识到,她是不是低血糖了,一查3.8,我倒吸了口凉气。我给她喂了块蛋糕和葡萄糖,她半天缓过来,我才松了口气。

他说,华山医院派驻党员医生去武汉增援及市公卫中心增援,是不打招呼的,一般直接派驻。张文宏还表示,他决定“每星期进行一到两次隔离区查房,对新年到现在值班的医生进行换岗” 。

21日中午,记者再次连线了刚刚抢救完重症患者的董芳,她在微信里表示:“谢谢关心,现在好些了,老公经过一个多月的隔离治疗终于痊愈,于19日出院了。我好多天没回家了,天天在医院lCU守着重症病人。现在两个儿子都在外地,已经有40多天没有见面,大儿子在四川我爸妈那里,小儿子在爷爷奶奶老家。老公出院了,这是最宽慰的事情!现在忙碌是一回事,能够看到希望就好,等到阴霾尽扫的那一天,我们一家人都会在一起的。我们会坚持到底!”

所有的操作都必须一次成功,没有重来和等待的机会

对于这些行为,受访女性表示十分讨厌而且愤怒,但也不太好说什么,对方也会以并没有直接碰到进行辩解。

此外,还有利用 iPhone Airdrop功能进行骚扰的行为 ,有些女士在车厢内就会突然收到女性的裸照或者是泳装照(Airdrop默认是不对非联系人开放的,这应该是开放权限后没有及时关闭导致的),作为参考iPhone在日本市场份额超过50%。

2月20日,武汉市第三医院首义院区ICU主任董芳,在当天的值班日记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。她同为医生的老公因救治患者感染上新冠肺炎,19日刚刚出院,仍在饭店隔离。

今天有同事劝我,有的操作就别做了,万一感染上怎么办。可生命那么宝贵,不做的话,这条命不又没了?

不过这似乎并不能彻底杜绝痴汉的存在。 近日,日本出现了一种新型痴汉,引起了日本女性的广泛控诉。

不过对此 许多男士也表示困扰,毕竟通过呼吸判断是否受到骚扰的界限十分模糊,控制呼吸避免扫到对方也很难,也有大叔表示做男人太不容易了 。

现在每天在ICU要走1.5万多步,累了就在走廊靠着歇会。上了战场就不能考虑那么多,所有的抢救操作都必须一次成功。

张文宏:“其实华山医院的病房不需要我查房,我去查房的主要原因其实只有一点,要消除我们医生的恐惧。就是说你主任,老是在后面指手画脚,不进去跟病人亲密接触,然后让我们老是在危险的第一线,我怎么可以接受呢?”

战“疫”来临前的夜晚,路灯昏黄气氛凝重

戴上护目镜视野模糊,但仿佛眼前也有希望

“我们今天(29日)做了两件事情:第一件事情,我自己每个星期要进去查房,至少一次到两次;第二件事情,换岗,把所有从年底到现在为止的医生全部换掉。这一批都是了不起的医生,在对疫情的风险性、传播性、致病性一无所知的时候,他们就这样把自己暴露在疾病的前面,暴露在病毒的前面,我认为他们都是非常了不起的医生,所以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。”

下午5点半,接到上级通知,武汉市第三医院首义院区被指定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定点医院。

和大家一起早已忙得汗流浃背,但没想到的最艰难的情况出现了。接到通知,有个患者在楼下的运送车里上不来,我推了一辆轮椅下了电梯,老人被运送人员抱上轮椅,她太瘦弱,以至于小小的个子在轮椅上已经缩成了一团。我只能一个人一只手环抱住她的胳膊,另一只手推着轮椅,上了电梯,终于到了10楼,我感觉她瘦骨嶙峋的身躯已经要从我的怀抱里滑出去,我只能大声呼喊同伴,她们冲到电梯口,大家一起将患者安全地转运到病床,并进行后续的抢救。

上午10点,接到通知,会有大概一百多位重症患者陆续到达医院。

这种新型痴汉并不会直接接触女性身体,而是 以非接触方式进行骚扰,比如在女士耳边大声呼吸,靠的非常近,甚至还有利用提包/伞进行身体接触的行为。

这天,我拖着夜班之后疲惫的身躯,刚到家,热了份剩菜,就接到了电话,赶紧扒了几口饭菜,开车出门。

Categories: 运动拼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