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社阿拉木图12月28日电 题:“活着就好”——哈空难幸存中国乘客的12月27日

12月27日,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气温回暖,阳光很好。对搭乘Z2100次航班的98名乘客而言,却是心惊胆寒的一天。这架客机当天刚一起飞就在阿拉木图机场附近坠毁。

32岁的毛丽娜是98名乘客中幸运的一位,也是航班上唯一的中国乘客。

7时,毛丽娜和丈夫坐上飞机,第一感觉是飞机很旧。他们相邻而坐,位置分别是14E和14D,紧邻飞机中部安全出口。

事发当天,毛丽娜和丈夫计划从阿拉木图飞往努尔苏丹出差。

“有一天我刚接班,一位老年患者排便了,弄得裤子、床上都是,擅长急救的男护士有些束手无策。”白琳称,看到老人难为情的样子,她主动上前帮助同事开展清理工作。清洁环境、铺好干净床单、给老人擦洗身体,20分钟后基本清理完毕。可就在她转身拿尿不湿的空档,患者没忍住又拉到了床上。

白琳自幼与姥姥感情很好,离开陕北老家在外求学、工作多年,白琳心里始终牵挂着总把好吃的留给自己的姥姥。2020年春节前夕,得知姥姥病危的消息,白琳急忙向老家赶去,但紧赶慢赶她还是没见到老人最后一面。

飞机还未完全停住,毛丽娜的丈夫就使劲砸开安全门。安全门外就是机翼,他们沿着机翼滑到地面,“机翼很湿滑,弄得我们满身机油”。他们最先逃离,并为其他乘客赢得了宝贵逃生时间。

晃动越来越大,已经有人开始喊叫。前座的小孩“哇”地哭出了声。哭声、喊叫声掺杂在一起,“感觉像是灾难片”。

白琳此前在ICU主管3至5名患者,而在新病区一个班需要护理15人左右。当人手不足晚班难以轮转时,她甚至需要“白加黑”连轴转地值守在病房。因不怕苦、能熬夜,面对感染风险高的操作也没有丝毫退缩,白琳被同病区的护士们称为“硬核女汉子”。

飞机晃动越来越剧烈,机舱乱作一团。

闲来无事,毛丽娜的丈夫开始研究飞机安全门,嘀咕着万一有啥事,能第一时间打开逃生。毛丽娜为此还责怪他,“不要‘乌鸦嘴’”。

“呼叫器响起的原因多种多样,有时是患者杯子没水了,有时是患者想家了。还有一位老人因为找不到自己的假牙感到心慌,我就翻箱倒柜,趴在地上帮他找。”白琳称,看到病床上的老人露出笑容,是她内心最温暖的时刻。(完)

5时30分,天未放亮,他们迎着夜色离家。为了节省机票钱,他们选择了较早的航班,承运的航空公司是哈萨克斯坦廉价的贝克航空(BekAir)。

白琳称,除了输液、采血、喂药、吸痰、雾化等医疗护理,患者的吃喝拉撒、消毒保洁也都由护士负责。发热病区患者多、情况杂,负荷程度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
在来到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的十几天里,陕西援助武汉医疗队、西安中医脑病医院护士白琳先在ICU做“特护”,得知新开设的发热病区人手紧张、需高强度工作的情况下,白琳又接受调配前往支援。

空难发生后,中国驻哈大使张霄第一时间向遇难者家属表示哀悼和慰问,驻阿拉木图总领馆第一时间派员赶赴现场,寻找中国公民消息,联系上毛丽娜后专门送去问候。“感谢这么多人寻找我,有祖国的牵挂,真好!”毛丽娜说。(完)

幸运的是,位于飞机中部机翼附近的乘客在这次事故中并无大碍。飞机出事时刚准备升空,速度不快,飞得不高,毛丽娜夫妇得以死里逃生。

正当白琳沉浸在悲痛中时,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暴发的消息传来,她所在的医院也发出了支援武汉的倡议。“不能见姥姥最后一面是我的遗憾,而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如果不能到最需要的地方去,那将是更大的遗憾。”白琳说,听到召唤,她第一时间报名,大年初一便动身赶回西安等候出征。

随后,她看到前几排座位上方,飞机顶部裂开了大口子。根据事后媒体报道,此时飞机大概已经坠地撞上了一栋二层小楼。按照哈副总理斯克利亚尔事后在记者会上的说法,客机起飞时尾部两次碰触跑道,随后在跑道尽头右转,那时起落架已经收起,升空时撞上了围栏。

大约7时17分,空乘人员提醒关闭手机,随后机舱的灯灭了,飞机开始滑行。舷窗外依然黑魆魆的,但没有雾。

图为陕西援助武汉医疗队、西安中医脑病医院护士白琳正在医院消毒。 西安中医脑病医院供图

据介绍,新冠肺炎患者多表现为呼吸急促,需要靠吸氧提供支持。为避免部分病情较重的患者因运动造成的缺氧,白琳告知患者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通过床头的呼叫器找到她。

飞机在滑行过程中突然出现明显晃动。毛丽娜经常坐飞机,“我觉得这次晃动有些不正常”,她下意识地抓紧丈夫的手。

“老人有80多岁了,那种情况下他都快哭出来了,一直用很微弱的声音重复说着‘谢谢、对不起’。”白琳告诉记者,她的姥姥不久前离开人世,对她而言,照顾这些病床上的老人,就如同照顾自己的长辈一样。

7时30分左右,救护车、消防车陆续赶到。被救援人员带到停车场后,惊魂未定的毛丽娜和丈夫开上车就往家走,一路沉默。

有5、6个人紧随其后,从安全门离开。“大家担心飞机起火爆炸,就拼命跑,一口气跑到飞机跑道附近,新买的帽子跑丢了都没发现”,毛丽娜说。

到家后,一波又一波的亲友登门慰问。经历过生死之劫的毛丽娜抱着女儿,不停念叨:“活着就好”。

毛丽娜感觉要出大事。此刻,她首先想到年仅10个月的女儿,内心充满愧疚:“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工作,我们如果不在人世,父母和孩子该怎么办?”

27日晚些时候,现场新闻图片显示,断裂的机身扎在一众残垣断壁里。据哈方消息,这架福克-100飞机已服役23余年,事发时共载有93名乘客(包括5名外籍乘客)和5名机组人员,目前有15人遇难。

Categories: Beplay欺骗